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《白发》之傅筹:人前看似风光无限,人后却是道不尽的凄凉

2019-07-18 点击:1921

  我是傅筹,是北临骁勇善战的大将军,12岁起便在军营中摸爬滚打,练就一身权谋,一路跌跌撞撞坐上高位;我是傅筹,是天仇门少主,阴狠无情;我是傅筹,是北临摄政王,翻手便可搅得朝堂不得安宁。

  

  图片源自网络

  只是……人前看似风光无限,人后却是道不尽的凄凉。

  我也叫宗政无筹,从小我就知道,我是不被父皇宠爱的皇子。宗政无忧可以痛痛快快的在父皇身边嬉戏玩乐,而我却只能远远躲在角落之中观望;宗政无忧有疼爱他的云贵妃,而我的母妃却早已遇害。可即便是这样,我也仅仅是羡慕而已,没有过丝毫的怨恨。

  却偏偏,父皇要将我赶尽杀绝。那时,我才5岁啊,就被迫走上了逃亡之路。后来,我成了天仇门少主。门主告诉我,我的母妃是死于父皇之手,我被追杀是父皇一手造成,他要我牢记这份仇恨,将来为自己、为母妃复仇。

  从那时起,世上再无宗政无筹,有的只是天仇门少主——傅筹(复仇)。在天仇门中,我并未因为少主身份而和其他人有所不同,同天仇门所有杀手一样,我从小就接受着残酷的训练,在鲜血和生命中逐步成长。同他们不一样的是,我月月都要经受穿骨之痛,这是门主在提醒我不要忘记仇恨。

  12岁时,我进入北临军营,一步步成为北临大将军,再一次接近了我的父皇。可此时的我,心中不再有羡慕,只剩满满的仇恨。波云诡谲的朝堂,于我而言就是复仇最好的战场。本以为一生都会就此活在黑暗之中,可未曾想遇到了她——容乐。

  初次见面,我救她于危难之中。不曾想一次无心的举动,却让我沉寂已久的心有了跳动的感觉。多年来的隐忍,多年来的孤寂,她竟然仅凭一曲琴音就将我窥探。可我不敢敞开自己的心,我还有未完成的大业。

  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,却不曾想她就是西启和亲公主。启皇为了妹妹不受委屈,千里前往北临为容乐再选夫婿。是阴谋?是交易?是真心?我并不想去深究什么,只知道这之后,容乐便是我的妻。

  大婚当日,宗政无忧不顾礼数大闹婚礼,我亲眼看到容乐的那种绝望,也下定了要守护她的决心。然而容乐对我始终带着一丝防备,没关系,我愿意用余生来感化她。一切都在朝着我希望的好转,可上天终究是不眷顾我。

  一次又一次的误会,容乐与我渐行渐远。每一次我都想将容乐护在身后,可每一次却都让她置入险境之中。那一夜,我与假扮容乐的痕香发生了关系,伤了容乐的心。一系列的阴差阳错中,我亲手将容乐送往宗政无忧的身边,并致使她身中剧毒,口不能言。

  一场红帐之辱,我目睹容乐青丝变白发。这一刻,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与容乐再无可能。是我,将这生命中的唯一一道光亲手掐灭。

  

  图片源自网络

  贪恋温暖的我只能不择手段的将容乐束缚在身边,尽管我知道这都是无用之功,可我仍想一试。

  最终,容乐随宗政无忧去往了南境。暗卫传回来的每一次消息都是她很幸福,可这份幸福却不是我带来的。我想过彻底的放手,可突然出现的母后却打乱了一切。

  望着她被大火烧坏的脸,望着她因恐惧而疯癫,我不得不与南境开战。

  未曾料到,那所谓的母后(傅鸢)竟然是害死我亲生母亲的凶手;未曾料到,我与宗政无忧竟是双生子;未曾料到,我只是那所谓的母后手中众多棋子中的一颗……

  一瞬间,复仇的信念轰然坍塌,我的人生彻底失去了希望。

  那我儿时的生死逃亡算什么?那我月月的穿骨之痛是为何?那被我囚禁的父皇又该如何?原来所有的一切,都是傅鸢的精心谋划。

  若不是如此,我是不是也有机会与无忧争一下容乐?

  若不是如此,我是不是也能安稳携一人终老?

  若不是如此……

  可事实就是如此啊,我错认仇人,谋杀兄弟,失去所爱。对容乐的一往情深终究抵不过命运的捉弄,罢了,人生须臾,只要她知道我爱过,便足够了。那封藏在嫁衣里的休书,便是送你最后的礼物。

  容乐,夫妻之因,三生结缘,今生夫妇,然吾与汝本无姻缘,全因吾心中一点不甘,强求汝为妻子,今新婚之日,吾怀微末之望,愿一年之期,能倒转乾坤,鸳鸯相合。若汝见此书时,仍对吾无情无爱,反目生怨,吾愿需汝自由,解怨释结,一别两宽。

  

  图片源自网络

日期归档
ac88亚洲城 版权所有© www.szhuaon.com 技术支持:ac88亚洲城 | 网站地图